行業新聞

2000元,誰愿意為樓宇保潔?

      上海某樓宇保潔公司曾榮獲 “全國最受歡迎十大保潔公司”稱號,還入選國家商務部采購平臺保潔企業名單,但公司老總最近憂心忡忡:企業本身遭遇成本倒掛,行業惡性競爭又層出不窮,社會對保潔工作存在誤解導致招工難……如此種種,令這位昔日的“就業帶動創業”明星感慨:明天,誰來為城市樓宇保潔?

       記者昨天從市市容環境衛生行業協會了解到,這家企業的遭遇并非個案。眼下,上海很多樓宇保潔公司遭遇發展瓶頸,即使樓宇內部保潔員的工資加碼到每月2000元左右,依舊遭遇用工難。是什么導致企業經營成本倒掛?又有哪些原因導致企業招不到員工?這背后,有一系列問題亟待關注。

成本驟增難消化

     “每個員工為公司賺得利潤不過一兩百元,但公司為員工多支付的社保費用,要增加300多元,經營成本壓力太大了!”上海至誠環境服務有限公司總經理凌永富感嘆。前不久,上海出臺了外來務工人員綜保轉城保政策,這讓勞動力密集、外來務工者又集中的保潔公司壓力不小。雖說有五年過渡期,但第一年公司為每個外來員工支付的社保費用就從原來的200多元一下子增加到500多元,差不多翻了一倍。一些務工人員對新政策還不了解,即使是個人應當繳納的部分,也要求公司承擔,否則就甩出話來:“每個月多給我200元工資,我什么保險也不要。”

       據市市容環境衛生行業協會統計,旗下200多家會員單位差不多都遇到了類似問題。協會副會長兼秘書長吳仁勇介紹說,在勞動密集型企業推廣社會保險,本身就不容易。幾年前,上海絕大多數樓宇保潔企業的員工都沒有社會保險,但通過行業協會的努力,眼下行業內85%以上的員工都參加了綜合保險,很多企業還逐步為員工辦了意外傷害險。應該說,這是行業的進步。但保潔公司利潤不高,眼下綜保轉城保政策出臺后,增加的用人成本不可能完全由企業承擔。如果找不到疏解途徑,企業必將難以承受,有些可能會無奈地退回到原先無保的狀態中。

       這一情況在其他省市并非沒有先例:國內某大城市原先在保潔行業執行的醫療、工傷“二金”制度,“二金”在企業覆蓋率超過80%??赏菩谐潜:?,因難以承受成本上漲壓力,大部分企業沒有執行新規定,使得原本有“二金”的員工如今反而什么保險都沒有了,這一狀況延續至今。業內人士指出,外來務工人員綜保轉城保,背后是社會對外來務工人員的關心,而這里增加的費用,顯然不能僅靠保潔公司承擔。

能否不漲服務費

       要解決經營成本倒掛,一個有效的辦法是適當提高利潤——在保潔行業中,就是增加服務費??纱蟛糠謽怯顦I主拒絕了保潔企業的漲價要求。

        今明清洗服務公司總經理葛守雷說,同意企業因員工轉保而增加服務費用的客戶不足30%,其中“最不配合”的是小區保潔項目。他告訴記者,在政府出臺相關政策后,一些機關事業單位對保潔企業增加服務費用的申請表示了理解,但保潔企業最主要的業務還是各種商務樓宇、商業場所和居民小區的保潔,這些場所的服務費用增加起來十分困難。凌永富也說:“可能是因為服務費用增加最終要涉及末端住戶,我們和物業公司的談判就十分艱苦,幾乎沒有一家物業公司肯接受漲價。我們公司有一個高檔小區保潔項目,物業公司明確表示不同意因保潔工轉保而增加相關服務費用,高檔小區尚且如此,一般小區就更不用說了。”

       不漲服務費到底行不行?保潔公司認為是絕對不行;行業協會則覺得,從整個行業的健康發展看,不漲價也不是長久之計。吳仁勇表示,上海的樓宇內部保潔員月收入在2000元上下,加上保潔公司提供的各種工具費、管理費和保險費,內部保潔員的用人成本在2600元左右??稍谝恍怯顦I主召開的保潔項目招標會上,有些正規企業提出每人2800元服務費的標的,也沒有競爭優勢,因為有的公司可以給出2000元左右的服務價格。“這種價格怎么做?無非就是違規操作。除了在清潔用品的質量上做文章,不納保是它們壓縮成本的重要手段。還有些企業打擦邊球,通過外省市勞動力派遣機構派遣員工來上海工作。”他分析,這些情況都不利于上海保潔行業的發展:一來容易影響保潔服務的整體水平,二來容易引發勞資糾紛,即使那些通過勞動力派遣機構來滬工作的員工,也會因為社會保險種類不同,在醫療、工傷賠償方面產生種種麻煩。“所以說,不改變收費模式,不能從根本解決企業的難題,也不利于行業的健康發展。”

計費方式換一換

       保潔服務價格上的惡性競爭,使得一些正規企業提出的漲價申請得不到樓宇業主或物業認可。但即使樓宇業主同意漲價,也有一個到底漲多少的問題。

       記者了解到,本市雖然已對不同類型樓宇、小區的物業費有價格標準,但保潔服務的收費情況卻沒有統一,也沒有參考價格。業內人士表示,這是由于保潔服務的種類、服務效果各不相同,不可能簡單地制定“一個保潔員每月服務費多少錢”的標準。但如果改變計費方式,或許就能解決這一難題。

       在上海,樓宇外立面保潔的收費大多根據面積計算,可在樓宇內部保潔上,很多業主只認可“按人頭計費”的方式。這讓一些保潔公司非常困惑:原本可以通過引入機械化操作來提高工作效率、減少用人數量,實現壓縮經營成本的目標,但如果業主要用“數人頭”的方式來付費,那么保潔公司只能搞“人海戰術”。這既不利于推廣機械化保潔,也難以解決用人難問題。假如樓宇內部保潔費用能按照面積大小結算,那么有關方面可以根據保潔服務的不同效果設定標準,繼而根據標準給出相應的參考價格。

       據了解,提高保潔機械使用率,在達到同等保潔效果的前提下減少員工,這種保潔方式適合大商場、大超市等場所。但不少業主并不了解新的保潔方式,也不接受新的計費方式。正因為此,眾多保潔公司的負責人建議:“能不能請有關部門呼吁一下、推廣一下,或者組織樓宇業主來看一看機械保潔的效果,讓我們有機會換一種計費方式?”相關負責人表示,即使相關收費標準暫時難以出臺,只要業主愿意接受“按面積計費”的方式,也能暫時緩解眼下居高不下的經營成本壓力。

招工難也需解決

       就在保潔公司為經營成本倒掛煩惱的時候,還有一個問題也越來越突出:招工難。眼下,上海保潔行業的務工人員絕大多數來自外省市??墒聦嵣?,保潔員2000元上下的月收入在上海并不算很低,為什么企業招不到員工?在這個問題上,保潔公司和行業協會的態度相當一致:社會各界對保潔工作存在偏見。

       早在幾年前,上海的保潔行業并不缺乏從業人員。凌永富還記得:“上世紀90年代,我們至誠公司為浦東機場保潔項目招收保潔工,報名人數大大超過招聘數,不得不通過面試來決定錄用人選。”與當年人們競相應聘保潔工的場面相反,如今保潔工難招現象日漸加劇,保潔行業內各企業的缺員率普遍達到10%至15%,且員工年齡普遍偏大,大多在四五十歲,甚至連六十歲的保潔員都有。造成這一現象的主要原因是社會各界認為保潔員的工作不體面。

       可在我國香港,以及新加坡、日本等國家,本地人從事保潔工的并不少,社會各界也認為這份工作很重要,這些從業人員同樣受人尊重。業內人士表示,不同地區間對保潔員工作的看法不同,在于上海卻缺乏這方面的輿論引導,使得本地人不愿意從事此類工作。所以,有必要加強對保潔人員工作的宣傳,鼓勵更多的年輕人加入這一行列。

       另一方面,也可以將保潔公司招工難與眼下的“2030就業難”問題連同解決。政府部門為解決部分年輕人的就業,出臺了各種扶持政策,并給予資金支持。業內人士建議,不妨將“2030工程”與保潔公司掛鉤,通過政府給予社保補貼托底。這樣,既能緩解保潔公司的成本壓力,也能解決年輕人的就業難題,還能為保潔行業引入新鮮血液,可謂一舉多得。

        北京中邦偉業清洗保潔公司祝您:笑口常常開,財源滾滾來!

   

保潔常識                  行業新聞
单机捕鱼机下载 新疆11选5开奖直 速报棒球比分直播 黑龙江十一选五结果 马戏团 昆明酒店小姐上门服务 杭州小姐上门按摩服务 福州按摩场所 大唐棋牌大厅官方网站 麻将软件辅助器 球探网足球即时比分探 合肥沐足按摩论坛 日本av情色导航 在线真钱麻将游戏平台 球探体育比分网app 9月4日股票推荐 股票涨跌分析